截至8月25日下午,《扫黑风暴》实时播放量达到1.88亿,实时热度第一;豆瓣开分也达到了8.0分,口碑收视双丰收。该剧幕后操盘手们接受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的采访,揭开这部“大案要案”云集的作品背后的故事。

这个夏天,电影市场未见大爆款,连续剧方面倒是惊喜连连。其中风头最劲的当属《扫黑风暴》,孙小果案、文烈宏案等近年来多宗震惊全国的大案均在剧中予以改编呈现。

根据猫眼专业版,截至8月25日下午,《扫黑风暴》实时播放量达到1.88亿,实时热度第一;豆瓣开分也达到了8.0分,口碑收视双丰收。

“中央政法委‘背书’+孙红雷+五百导演犯罪题材剧”,如此霸气的公式不可多得,也让该剧鲜明地区别于以往同题材的作品。

尺度之大,首先就在于取材大量真实案件,这既是《扫黑风暴》的优势又是其创作过程中的难点。

随着剧情进入后半程,“老虎”背后的“大老虎”逐步浮出水面。该剧幕后操盘手们——《扫黑风暴》导演五百,腾讯在线视频影视内容制作部高级总监、《扫黑风暴》总制片人李尔云,腾讯在线视频影视内容制作部天璇工作室负责人、《扫黑风暴》另一总制片人黄星,接受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的采访,揭开这部“大案要案”云集的作品背后的故事。

2019年5月,孙小果案引发全社会关注。2020年2月20日,孙小果被执行死刑。

到了2020年,正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成果年。在此契机下,腾讯视频想到做一部扫黑题材的剧集,并最终得到了中央政法委的指导。

“他们靠谱又安全,授权我们查看了很多案件文档,黄星和团队也去云南,警察、检察院都陪着编剧去采风,这是我们当时选这个选题的原因。” 李尔云表示。

李尔云还记得,2020年3月,导演五百看到这部剧的题材时,就抑制不住对它的喜爱,不到一周,就决定正式加入。

《扫黑风暴》来源于真实案件,仅这一点就区分了以往大部分扫黑题材电视剧。“以前好多类型片是编剧编,但真实案件的改编,有时候我们觉得太真实了,反而要艺术化调整处理一些手法。”五百表示。可以看到,《扫黑风暴》中对人物的拍摄用了大量的特殊镜头和细微特写,尽可能地放大心理。

“演员对白不是要把事情说清楚,因为我们下去采风聊天,没有人会把话说得那样清楚,大家点到为止就可以了,这和之前形式感强、节奏推进快、逻辑清晰的刑侦剧恰恰相反,这部剧的很多逻辑在留白中,但我觉得观众完全可以想象到。”五百说。

剧一播出,问题来了,到底谁是孙兴的爹?有热门选手高明远、王政和赵立根,还有押宝胡笑伟、曹鹏以及武双岭的吃瓜群众。网友甚至玩梗,这是“爹选101”,导师只有一个孙兴。五百称,在创作中,他们和观众的心理一样,也一度为孙兴“几度易爹”。

这也足以看出,《扫黑风暴》无论是叙事模式还是拍摄手法都很耐人寻味。“既要正,又要好看,又要有趣,还要不一样。”黄星透露创作之初就被定下的目标。

“政法委、平台和主创的出发点都很一致。”黄星表示,做《扫黑风暴》时承载了向扫黑英雄致敬的使命,还需要向群众普及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工作方式和成果。但作为一部影视作品,市场性和商业性也必须兼顾。“以上两点是我们共同的目标,它客观上造成了我们创作空间其实是既宽阔又狭窄的,我们要让它好看,又不想让它成为一个比较平铺直叙说大白话,去讲道理唱高调的一个作品。”

网友们有句调侃,“演技能弥补颜值缺憾,甚至有时能感动到你,让你觉得他的形象很高大很帅,帅雷雷(孙红雷)算一个”。

早年出道的孙红雷曾以饰演人狠话不多的黑帮老大成名,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《征服》中孙红雷饰演的刘华强。孙红雷对这个心狠手辣、性格复杂的角色的精彩演绎,“征服”了当时的很多观众,其中也包括李尔云。

“拿到项目的时候,我们团队内部,至少是我自己的立场,就是想要找孙红雷来演。”李尔云笑称,可能是“自己年龄大了,有情怀在,希望‘刘华强’再回来。”

团队展开来分析,发现李尔云的直觉没错,孙红雷的确契合李成阳。“首先演技就不说了,此前那么多作品印证。再看红雷哥近几年的作品,无论是当代都市剧还是一些综艺,他呈现出幽默、喜剧的一面,如果这时候再让他恢复到当年拍刑侦剧时的形象,一定会让市场兴奋。”

当孙红雷接受剧组邀约后,李尔云说:“如此一来,我们就有了‘红雷哥+百哥(指五百)+政法委+扫黑除恶题材’这样的强大组合。”

塑造李成阳,主创们曾经有过两个方向,后来定的是他以一个被诬陷的反面形象亮相。“这个决定很重要,我们讨论来讨论去,还是觉得不要李成阳一上来就是好人,要留给观众悬疑。”五百表示,“他被开除出警队,心底里装着十四年前师父之死,我们对他的设定就是这个人没有根儿。他最初不相信督导组,他为之努力的所有事就是靠自己把公平公正找回来,哪怕手段模糊、哪怕打擦边球,因为公平公正就是他要毕生所求的根儿。”

这种“一上来正邪难辨”的人物设定,也出现在《扫黑风暴》的诸多角色中。“我们尽量不把一个人拍得特别正,尽量往中间拍,你可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说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,有的人听出来是好的意思,可能有的人听出来是坏的意思。”

追剧追到现在,大家会发现,这部剧里没有爱情线,对于情感部分,剧情都没有过于展开。

“这种简单、温暖的情愫是OK的,但不是两个人卿卿我我谈恋爱的那种,绝对不是那种。”李尔云解释道,“李成阳在剧里多次说了他没有家,师父没了,为了查出真相去了马帅身边,他没让马帅干坏事,可马帅又死了,所以他一无所有,唯一休闲放松的去处就是馄饨店,这是他内心的一个家。从跟他师父开始就在那吃了,那里是一个非常完整幸福的家庭,李成阳没资格去拥有这些幸福,所以他就在那个范围内去感受。”

江湖老手“海哥”突然上演一段“表演式签合同”,一口武汉话让人忍俊不禁;为了“上位”不择手段的派出所所长胡笑伟,几次出场不是在量血压,就是正准备量血压,那种又接地气又让人生气的感觉,弹幕刷屏“祝高血压早日战胜胡笑伟”;脸上有刀疤的大江,随手拎着粉红色保温杯,还在一本正经地学英文……这些幽默的细节让配角活了起来。

“石建老师(海哥的饰演者)一说普通话,那场戏就塌了,我问他老家是哪里,他说武汉,我说你讲方言试一下,然后他就说武汉话,效果绝佳。还有大江的粉红保温杯,这样的反差感会给人物带来更多的遐想。”五百说。

在黄星看来,这部剧幽默元素的融入主要源于三个方面。“正如导演所言,在现实中,哪怕是级别很高的领导,也有比较风趣幽默的一面,所以我们剧里的幽默首先源于真实的肌理。其次,我们的主创团队,从五百导演到红雷老师,生活里都挺爱开玩笑的,他们自然也会把比较生动的东西带到剧中。第三,我们也希望为这个比较正向、甚至偶尔会让人感到沉重的题材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趣味。这其实也是五百导演标签式的创作特点,尺度和浓度都恰到好处。”

在缔造了《心理罪》《白夜追凶》等现象级口碑网剧后,大家看到了这个来自吉林长春的导演五百。

五百的身上,带着强烈的“江湖气息”,他没念过电影学院,曾扛着中关村淘来的摄像机穿梭在婚礼和葬礼上。用他本人的话来说:“一直在拍东西,什么都拍过,电视上能看到的,就没有我没拍过的,婚礼、葬礼、公司会议、纪录片,光栏目剧就拍了大概200多部。”

误打误撞接触到专业影视领域后,五百开始跟剧组,进剧组后,他便知道,这辈子再也离不开这份工作了。

也许正因为是从基础工作摸爬滚打上来的,五百对刻画现实生活、塑造真实人物有着自己独到的一面。这种特点与类题材结合,碰撞出奇妙的火花。人生没有白走的路,原来之前那么多年的“兜圈子”,都不是白费。

“此次与政法委、五百导演合作完后,我们三方后面还会有合作,已经在做剧本了,但具体项目目前先保密一下。”李尔云透露道,“我们会把这样的铁三角组合往下推进,再一起挖掘新东西,三方都发挥自己最大那部分的能力和资源。”

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